深度追蹤:云南怒江張寧春故意傷害罪案件疑點

2015-07-20 17:43:08 來源:

0 瀏覽 評論0  我來說兩句
  2014年11月21日云南大理市人張寧春涉嫌故意傷害罪在云南省怒江傈傈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進行開庭審理,此起案件的公審,引起了社會各界的 廣泛關注,證據材料顯示本是一起有預謀的故意殺人案卻被當地法院涉嫌輕判為故意傷害罪。眾所周知,執法不嚴格、不公平判決導致的后果將嚴重影響和破壞了社 會公平正義,這是法治社會所不能容許的。

  當筆者接到被害人吳某父親遞交來的證據材料時,望著這位垂幕兩鬢斑白的老人,眼框隱隱閃動著的淚珠,本應是安享晚年的老人家,卻要經歷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劇,為這起冤案求正義四處奔波勞累,這是何等的無情,何等的凄殘?

  

深度追蹤:云南怒江張寧春故意傷害罪案件疑點

 

  事情起因是被害人吳某此前因同老鄉一起到緬甸人開的玉器店幫老鄉砍價,就遭殺人犯張寧春一家的質問,埋怨被害人吳某將客人帶到別家店去購買玉器。之后殺人犯張寧春一家就經常無故找被害人吳某一方的麻煩,還四處揚言要將被害人吳某殺了解恨。

  筆 者在證人證言中看到,就在被害人遇害的幾天前殺人犯張寧春的女兒張伍嬌就直接拿著錢甩向被害人一方囂張地說:“來嘛!我們有的是錢,后臺也硬,在這里沒有 錢擺不平的事,我們馬上就把吳某殺了,大不了就賠點錢嘛,不信你們等著看!”同樣殺人犯張寧春也對前去調和的被害人朋友說:“人一定是要殺的,所有后果我 一個人承擔,大不了就賠點錢,幾年就出來了,這里的公、檢、法都是我家后臺,我不用擔心的,有了錢還有擺不平的事嗎!”

  公訴機關指控:2014年 3月20日13時許,被告人張寧春在所租住的瀘水縣片馬鎮電信大樓內,在二至三樓樓梯口的衛生間門口處,遇見被害人吳某,二人因之前兩家人的多次糾紛發生 爭執,隨即扭打到衛生間內,期間殺人犯張寧春將吳某按倒在衛生間內的地面上,并用身體壓住吳某直到公安民警到現場后將二人分開,發現吳某已死亡。經鑒定被 害人吳某系捂壓口鼻致機械性窒息死亡,公訴機關就認為被告人張寧春的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法醫鑒定系“捂壓口鼻致機械性窒息死亡”,捂壓口鼻是明顯的故 意行為,任何人都知道這會直接導致死亡的后果,這應該是故意殺人行為,而不是傷害行為,為什么本案中從公安、檢察院最后到法院都給認定為故意傷害罪呢?這 中間究竟是誰捂壓了被害人的口鼻?又是誰實施了這樣的故意殺人行為?在起訴書所說的:兩個人在衛生間門口遇見后相互扭打到衛生間內的說法是沒有根據的,

  因為據證人密某證言供述,當被害人從后門上去兩分鐘左右就聽到“啊”的一聲慘叫聲,趕緊上樓時就看到衛生間里殺人犯張寧春坐在被害人身上不 停的施打,當時被害人吳某已躺在地上了。本案疑問:(1)殺人犯張寧春在衛生間門口遇見了被害人的話,那么到底是他們怎么見的面?是無意中遇到還是有預謀 的誘引被害人到衛生間門口的?這個衛生間又不是公共衛生間,而是殺人犯張寧春家專用的衛生間,被害人根本沒有必要到這里,所以認定他們相遇是否存在無中生 有,缺乏根據。(2)案發當天有證人看到張寧春從后門經過后,被害人家的店鋪就突然斷電了?(3)為何從聽到被害人慘叫聲到他朋友趕到現場只有二分鐘左 右,殺人犯張寧春一家就已經全部在現場了呢?并且他的大女兒張雪嬌與大女婿張偉已經分別在第一個樓梯口與衛生間門口阻擋前來救人的被害人朋友。

  公 安機關在破案過程中是否有按照“捂壓口鼻致機械性窒息死亡”的鑒定報告來偵查,且該鑒定書作出的死亡性分析結論為“吳某尸體捂壓口鼻為他人所為,系他殺, 那么必須是由殺人犯張寧春等人有捂壓口鼻的行為。在卷的法醫尸檢報告中顯示,受害人全身多處有皮下出血及青紫區(抵抗傷)及肺、腎等多器官出血,這說明受 害人曾受到長時間、反復傷害,窒息持續時間比較長。上述鑒定結論已足以說明行為人實施犯罪行為時的主觀心態是追求受害人死亡結果的產生,具有致死的直接故 意心態。但公安局疑似不是往殺人方向偵察,而只是往傷害方向偵察,就只滿足于殺人犯與被害人兩個人這種正常的身體接觸認定是傷害行為,殺人犯張寧春的口供 明顯是片面之詞。并且多次要求家屬火化尸體,但當尸體火化后公安機關居然立刻把參與殺人犯的同伙楊延秋、女兒張雪嬌、張伍嬌、女婿張偉等人全部釋放,只抓 了殺人犯張寧春一個人,難道兇案現場只有張寧春一個人嗎? 2、如果只是殺人犯張寧春單人作案,他是一個45歲且體弱者,能把一個小他7歲,而且身材魁梧的被害人吳某活活打死嗎?更離奇的是被害人遍體鱗傷,而且是 被人故意活活捂死。而殺人犯張寧春身上卻沒有任何傷痕、甚至青紫的地方,捂壓口鼻就是一對一身體力量大概相同的情況下都幾乎是不可能的,何況他們之間的年 齡、力量之懸殊,因此很明顯這個案件不可能是殺人犯張寧春單人作案的,特別是有證人證實當時衛生間內有殺人犯張寧春和他老婆楊延秋與他小女兒張伍嬌三個人 同時在毆打被害人,那么為什么只是追究一個年齡最大的張寧春呢?是不是也應證了殺人犯張寧春之前曾經所說的:“人一定是要殺的,所有后果我一個人擔”的 呢?

  

深度追蹤:云南怒江張寧春故意傷害罪案件疑點

 

  從案件中還可以了解到公安機關出警后處理方式存在不妥當,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嚴重后果。1、 案發當天被害人朋友在案發的第一時間前后五次向片馬派出所與六庫警方報過警,都遲遲等不到警察的出現時才無奈直接跑到派出所報警的。在案發地(云南省瀘水 縣片馬鎮)經過當事人實地考察,派出所距離案發地僅不超過100米,如果跑步行動三兩分鐘即可到達,可派出所民警卻為何遲遲未到現場呢?這中間是否存在貓 膩?因為片馬派出所的出警拖延,致使被告人的殺人行為無法得到及時制止,從而使事態進一步惡化,最終導致被害人因傷勢嚴重,無法及時搶救而死亡。2、派出 所的民警到場后,不是及時搶救被害人,而是應殺人犯張寧春的要求給他拍照,并且過后也沒有提供當時的第一手相片(殺人犯張寧春坐在被害人身上的相片),現 場所提供的照片物品的擺放均不同(有些有洗衣機的存在,有些卻沒有)很明顯第一現場已被破壞過了。 3、被害人朋友多次要求進去先搶救被害人,派出所民警卻以保護現場為由不準進入;據目擊證人證實,殺人犯張寧春的妻子楊延秋等人卻可以自由進入案發現場, 并且還拿水給先前還得意的坐在被害人身上、毫發未損的殺人犯張寧春喝,這又是為何呢?

  公安機關是否有意包庇殺人犯張寧春一家。1、從現場照片看, 殺人犯張寧春目光炯炯有神,精神飽滿的壓在死者身上,等待民警拍照,那么拍照以后怎么就忽然昏倒了呢?整個案件到判決都沒有發現任何昏倒的治療報告,殺人 犯張寧春真是昏倒還是故做姿態? 2、殺人犯張寧春身上沒有任何傷痕甚至是青紫的地方,現場民警卻把他送到醫院搶救卻不提供任何的搶救材料證明,被害人律師開庭時強烈要求提供材料證明,可 到宣判時也一直未提供這些材料,到底是真搶救了還是另有圖謀?3、片馬派出所民警到場后,明知行兇者是殺人犯張寧春一家的情況下,讓其兇手一家作案后還能 用120救護車在派出所部分領導及民警眾目睽睽下安全、順利的逃離了作案現場。若不是被害人朋友多次向六庫的刑警大隊(同時也向魯掌派出所報警),殺人犯 張寧春一家可能均已逃離出境。4、被害人一方因多次受殺人犯張寧春一家的威脅,就多次前往片馬派出所與鎮政府報備過,都因殺人犯張寧春一家與派出所某些領 導私交甚篤,都一直未給予合理的調解,有意的偏袒被告,就在2014年3月20日上午讓雙方到派出所做所謂的“調解”:強行讓被害人吳某向對方道歉,被害 人不從后,就在離“調解”不到兩個小時內被害人就無故遇害。

  更為離奇的是此案中一名女檢察官在宣讀公訴意見時,竟然提出殺人犯張寧春有自首情節, 而在之前的起訴書中檢察院并沒有認定此情節,請求法官對其從輕或減輕處罰。從案卷中可以知道,殺人犯張寧春是在逃跑的過程中接到被害人家屬報警后,警察在 醫院將殺人犯抓到的。從瀘水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出具的“到案經過”可以證明,本案中并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殺人犯張寧春具有自首情節,并且只采納了殺人 犯張寧春一方的口供,卻完全忽視了法醫的尸檢簽定報告、證人證言及被害人一方的口供,以此是否存在偏袒、保護殺人犯的嫌疑呢?作為一名人民檢察官,沒有仔 細分析案卷事實、證據材料就發表不負責任的建議,對得起頭上戴著的國徽、對得起老百姓嗎,這簡直是對國家法律的一種褻瀆。

  在起訴書檢察官還陳述: 首先殺人犯張寧春把被害人按倒以后,兩個人扭打在一起然后殺人犯張寧春把被害人壓在身下,可是法院根本沒有說明兩個人扭打,先動手的到底是被害人還是殺人 犯張寧春?兩個人最開始交手的情況到底存不存在?這個完全是憑殺人犯張寧春的口供下的定論,是否為了幫減輕殺人犯張寧春的罪行而無中生有編造的情節。從公 安到檢察院都沒有絲毫殺人犯張寧春捂壓被害人口鼻的表述,開庭時法院注意到被害人的代理人一定要查清何人實施了捂壓口鼻行為的強烈要求,所以法院方面是否 為了掩蓋這種“關鍵漏洞”,就在判決書中任性的表述成:“張寧春”用身體背部壓住被害人的胸部及上部,手撞擊被害人脅下,并一直按壓被害人,我們不僅要問 胸部與上身部有多大的區別?可能法院是把上身部包括了頭部含義,但就是即時包括了含義頭部,那么用身體的背部能壓住頭部嗎?能夠達到捂壓口鼻致人死亡的結 果嗎?請問這種只有死亡原因的結論,而沒有致死行為的確認,這樣的案子能判決嗎?難道在中國有錢、有后臺的人就可以肆意奪取無辜弱勢百姓的生命后,逍遙法 外?

  怒江傈傈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把只有死亡原因的結論,而沒有致死行為確認的一起有組織、有預謀的共同故意殺人的犯罪行為,定性為個人故意傷害 犯罪,作出殺人犯張寧春服刑14年,外加15萬元賠償的判決,是否存在故意殺人和故意傷害概念互換,來蒙蔽群眾的雙眼。司法實踐中,故意殺人與故意傷害 (致人死亡)是兩個很容易被混淆的罪名。根據我國現行刑法: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 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故意殺人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盡管刑罰都包含死刑、無期徒刑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兩者刑罰的排列順序不同,這就決定了兩者在死 刑的適用上順序上不一樣,故意殺人的,如果不存在從寬情節,適用死刑,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如果不存在從重情節,適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梢?,準確認定 涉嫌行為屬于故意殺人還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關系到是否對被告人優先適用死刑,直接關系到被告人的生命利益。

  廣州鄧律師認為對行為人故意內容的判 斷,不能僅根據是否發生死亡結果來認定,也不能僅根據行為人的供述來認定,而應該根據行為人在實施犯罪行為時的具體情況來認定,結合司法實踐,他認為應該 著重考慮以下方面,綜合認定: 1、打擊部位。要害部位顯然比非要害部位更容易致命,作為一個正常人,應該認識到對一個人要害部位實施打擊,是極其危險,發生被害人生命被剝奪的可能性更 大。捂壓口鼻是一種主觀意識支配下的積極主動行為,此案中殺人犯張寧春在明知會導致被害人死亡的情況下使用這一行為說明主觀思想上已要將被害人吳某殺害。 2、案發起因。起因往往影響到行為人實施行為時的動機。此起案件中殺人犯張寧春及其幫兇曾多次揚言威脅一定要殺害吳某。3、行為是否有節制。行為人實施的 侵害行為,是無限度的攻擊打擊,還是有限度的打擊,這對于判斷行為人的主觀故意有很大作用,此案法醫鑒定書作出的死亡性分析結論為“吳某尸體捂壓口鼻為他 人所為,系他殺,那么必須是由殺人犯張寧春等人有捂壓口鼻的行為。尸檢報告中受害人全身多處有皮下出血及青紫區(抵抗傷)及肺、腎等多器官出血,說明受害 人曾受到長時間、反復傷害,窒息持續時間比較長。上述鑒定結論已足以說明行為人實施犯罪行為時的主觀心態是追求受害人死亡結果的產生,具有致死的直接故意 心態。4、是否實施積極救助行為。從案件證據證人證言中可以了解到,整個事件中殺人犯張寧春及其親屬幫兇一直威脅阻撓前來勸架欲救助受害人的朋友群眾,并 打落受害人朋友的手機阻止報警,主觀上不存在對被害人的積極救助行為。以上4個方面,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認定行為人在實施侵害行為時候主觀故意的內 容,從而綜合考慮案件的具體情況,分析各個方面,做到主客觀相一致,以免定性錯誤。

  本案證據材料表明,本案中有多人實施了對被害人的侵害行為屬于共同犯罪案件。偵查機關以“行為人犯罪情節輕微,不構成犯罪為由”釋放其它實施了侵害行為的人,涉嫌違反了《刑法》和《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應當依法予以糾正。

  黨 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當前司法領域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司法不公、司法公信力不高問題十分突出,一些司法人員作風不正、辦案不廉,辦金錢 案、關系案、人情案,“吃了原告吃被告”等等。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所有司法機 關都要緊緊圍繞這個目標來改進工作,重點解決影響司法公正和制約司法能力的深層次問題。如果司法這道防線缺乏公信力,社會公正就會受到普遍質疑,社會和諧 穩定就難以保障。由于被害人吳某的父母和岳父母都依靠其供養,吳某被害后,四位老人因萬分悲痛導致身體極度虛弱,同時生活也立即陷入困頓之中,境況十分凄 涼。全體受害者家屬再次向上級政法機關領導懇求:為我們主持正義,嚴查不公審判,查清事實,還原殺人真相,嚴懲殺人兇手及幫兇。

  轉載于:http://hlj.china.com/news/baoliao/11156114/20150629/19922856_all.html

相關熱詞搜索:故意傷害罪 張寧 怒江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日本妇人成熟a片高潮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